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 落落 || 红颜旧(曾发表于2015.12.3)  

2016-12-24 17:16:04|  分类: ‖ 凉音集 ‖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昔年朱弓,壁上空悬。征途望断,铁甲犹寒。
                                   明眸在心,青山难掩。江山如画,是我心言。
                                   关山横槊,谁可补天。碧血长枪,昨日少年。
                                   孤影归途,不见烽烟。一笔千秋,后人心间。
                                   风起。云散。
                                                                                    ——《琅琊榜。风起时》


                                   雪来的时候,大概是在夜里,醒来时,窗外已是清幽一片。
                                   雪花落落,一如它素常的宁静和安暖。玉宇琼轩,晓风清淡。
                                   它从谁的梦里回来?可知,所有的前尘往事,都无法拒绝它暗凉                                      的白


                                   没能免俗,用两周的时间追完了《琅琊榜》。
                                   很少看剧了,能动心的太少。
                                   而《琅琊榜》,凝重秀丽的画风,精美纯净的结构,苍烈缱彻的
                                   情节。
                                   戚戚然,惺惺然,它竟赚了我太多的泪。


                                   梅长苏。穆霓凰。
                                   一个病疾缠身,却才冠绝伦。
                                   一个叱咤沙场,却纤骨柔肠。
                                   他为七万冤魂伏蛰,她为一尘挚爱忍守。
                                   他是她冬日阳光里暖暖的竹马,她是他柔软岁月里娇憨的青梅。
                                   青砖黛瓦,故景如旧,草木无情,不解凡忧......
                                   杀,或爱。
                                   祭,或歌。
                                   成王败寇,风影烛摇。残雪纸上,谁是你最后抛付的灯火?
                                   浓墨重笔,情的悱恻和义的铿永丝丝镌透。


                                   人的一生,纠结盘桓的,终不外乎情和义这两个字。
                                   横长枪换却离愁,倾余生风骨同守。能将情义做到如此极致,这
                                   世间又有几人?
                                   当最后,霓凰从宫羽手中接过长苏的绝笔手信,所有的执念瞬间
                                   轰然沉塌,字字泣如千山雪,箫鼓遥隐,故人再无聚。
                                  “如果有遗憾,那也是遗憾没有再爱你多一点。”十三年的坚持终
                                   化流水,那个温暖恣意的怀抱,空盏,只留余温。
                                   千帆过尽无人近, 繁锦枝头孤香留。
                                   泪,终于肆意而下。
                                   江湖涟漪,水岸独明,一生扑向,为谁?


                                   咖啡的温度刚刚好。
                                   窗外,雪花依然纷纷不倦。
                                   雪,是冬天的花朵。年年如期至,似又年年,落不尽。
                                   它散淡的听凭咖啡的醇香潋滟着尘埃,吹破,一片片阴霾,把一
                                   页页了或未了的旧事人非深埋进体内。


                                   策马迎风,几看人生起伏。
                                   啸歌书景,谁笑地老荒天。
                                   茫茫,与皑皑。
                                   这一生,不断的有人走近,又匆匆走远。
                                   汹涌也好,简单也罢,最后,都会在雪的清白里纯好如初。
                                   汪曾祺在《人间草木》中说:逝去的从容逝去,重温的,依然重
                                   温,在沧桑的枝叶间,折取一朵明媚,簪进岁月肌里,许它疼痛
                                   又甜蜜……



                                                                                                    |落落|落笔于2015.11.29


  评论这张
 
阅读(340)|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